首页>>财经 > WeWork遇挫:软银投资的历史性拐点?

WeWork遇挫:软银投资的历史性拐点?

2019-10-17 07:53:56

我们的工作受挫:软银投资的历史性转折点?

由于华尔街投资者反应冷淡,共享办公公司wework于9月17日宣布将推迟上市。

我们工作的高管和投资银行预计,该公司的估值将降至其最新一轮融资估值470亿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甚至更低,这将使其最大的黄金所有者软银集团面临账面损失的风险。软银集团的股价自7月底以来已经下跌了20%。

wework上市的搁浅可能只是100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问题的冰山一角。投资者突然不愿为昂贵且无利可图的科技公司买单,这打击了视觉基金抬高初创企业估值的方式。

" wework现象将成为风险投资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表示,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未来一级和二级市场的估值不断缩水,可能出现颠倒估值,这已成为过去五年科技投资热潮中日益普遍的现象。这不仅是软银集团的问题,也是所有风险投资机构面临的问题。

这位投资者认为,软银作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风险投资机构,将管理其投资组合来化解这一风险,其战略将更加稳定,而不是投入明星项目,而是赔本赚钱。

我们工作?

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是wework最大的黄金所有者,持有总股份的29%,总投资为106.5亿美元。2017年,在与我们工作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会面半小时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把赌注押在他身上,甚至说我们工作是下一个“阿里巴巴”。

软银在2017年首次向我们的工作投资了44亿美元,后者的估值为200亿美元。今年1月,我们又增加了60亿美元(包括2018年的40亿美元承诺),我们的工作价值为470亿美元。然而,上市时,wew work的估值“减半”,潜在投资者向wew work和投资银行提出了一系列担忧,包括wew work的亏损规模、复杂的公司结构和纽曼对该公司的控制。

投资银行杰弗里(Jeffrey)分析师Atul goyal估计,如果我们的工作以2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vision fund和Softbank可能面临高达75亿美元的未实现亏损。戴维森投资公司分析师巴里·牛津(Barry oxford)认为,鉴于该公司“易受经济衰退、当前现金消费率、公司结构和公司治理的影响”,其估值甚至可能跌至100亿美元以下。

我们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尝试再次上市,但投资者可能不愿意接受一只可能迅速贬值的股票。如果我们无法筹集新资金,孙正义可能不得不注入更多资金。

愿景基金是今年一些重要上市公司的主要投资者,包括优步和slack,它们的股价在本季度下跌,拖累了该基金。软银集团的股价自7月底以来已经下跌了20%。

在软银2019财年第一季度(2019年4月至6月)的财务报告中,由于“优步和其他公司的投资公允价值下降”,该公司录得1.953亿日元(约合18.4亿美元)的未实现亏损软银表示,在财务报告发布时,愿景基金持有81项投资,总投资为663亿美元,公允价值为822亿美元。Slack、doordash和oyo的投资价值都有所增加。但即将上市的wework可能会面临与优步类似的挑战,因为优步现金消耗量巨大。优步自今年5月上市以来,市值蒸发了30%。

一些分析师指出,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投资策略是在初创公司的后期融资阶段买入,在一两年内上市,并按市值进行预订。然而,软银和大多数首次公开募股前的投资者一样,通常被锁定在首次公开募股中,至少一年内无法实现这些利润。此外,股票在第一年往往表现不佳。为了弥补损失,该基金会将把下一家受欢迎的公司纳入其收益中。这意味着,只要每个季度都有健康的ipo,公开市场下跌带来的损失就可以减轻。

然而,我们的研究反映出一种更深层次的担忧,即私人市场的独角兽估值一直远高于公开市场投资者愿意在ipo中支付的价格。这意味着视觉基金投资组合中的许多公司在上市后可能会扩大其未实现的亏损。

孙正义表示,预计在本财年(截至2020年3月),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组合中将有5至6家ipo公司,下一财年还将新增10家公司。然而,许多公司仍在烧钱和亏损,投资者可能并不乐观。

或影响愿景基金第二阶段

wework IPO的成败被视为对软银整体地位、高管判断力及其为未来投资筹集资金能力的考验。一些批评家说,我们的工作是正义之子和软银愿景基金面临的最大滑铁卢。

软银集团推出的首只愿景基金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规模约为1000亿美元。在成立后的短短两年内,它已经投资了80多家公司,包括优步、滴滴出行、grab、wework、cruise等。该基金主要投资于三个领域:第一,尖端技术,包括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计算生物学、基因组学等。第二,应用新技术的传统产业,如运输和物流,属于这一类。第三,tmt。

软银对wework的押注也是孙正义投资战略的缩影。“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大爆炸?”当被问及他的投资风格时,他告诉媒体,其他风险投资家常常想得太少。孙正义的目标是通过支持可能改变世界的公司来影响历史,这要求公司在发展方面进行大量投资。这种支出策略有时会导致他与其他投资者发生冲突。

不可忽视的是,视觉基金的投资风险很高。它以创纪录的时间筹集和花费资金,并持有一些不盈利公司的大量股份。一旦这些公司的业务或市场下滑,就很难出售它们。

“孙正义曾经说过,你越困惑,你就越需要向远处看。作为最好的投资者之一,他必须站在未来,着眼于现在。问题是从现在到未来,公司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投资目标管理的现实困境”与“行业未来前景”之间的矛盾是所有投资者面临的问题。盘古风险投资总监张驰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

在一片唱反调的声音中,也有许多人相信优步和我们的工作将在未来取得成功,就像亚马逊一样,它已经亏损多年。

张驰认为,任何投资者都可能在其职业生涯中面临大大小小的损失或失败。孙正义的远见和胆识得到了时代的认可。他的战略方向没有大问题,他的资源和弹药充足。很难说一个城市和一个游泳池的得失就是他的滑铁卢。相反,我们的工作给了我们一些机会来观察他如何看待“不良资产”,以及他是否有勇气“知道什么是对的”或“扭转局面”。

当wework上市下跌时,软银正处于关键时刻,孙正义正试图说服投资者为其第二阶段108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注资。视觉基金的第二阶段旨在通过投资市场领先和技术驱动的增长型企业来加速人工智能革命。投资者对科技公司ipo的担忧可能会影响这一计划。

(责任编辑:张倩蓉)